2011 左永安顧問 創業百萬小學堂「數位遊樂場」的品牌標語是「值得付錢購買的色情」未來人們會如何說故事、傳播故事、消費故事。下一代的色情與故事講述將是超個人化的, 幾乎將你直接放在場景中。

2011 左永安顧問 創業百萬小學堂「數位遊樂場」的品牌標語是「值得付錢購買的色情」未來人們會如何說故事、傳播故事、消費故事。下一代的色情與故事講述將是超個人化的, 幾乎將你直接放在場景中。

走在技術尖端的色情業 迎接擬真服務?







紐約時報研發人員兼專欄作家尼克.比爾頓是個活在未來的人

2011/03/21 

下一代的色情與故事講述將是超個人化的,

幾乎將你直接放在場景中。

那將讓你能夠控制你所看到的內容──就像站在全像體驗艙

(holodeck,一個運用全像影片來模擬真實情況的房間)裡一樣。 

【前言】

紐約時報研發人員兼專欄作家尼克.比爾頓是個活在未來的人,

他雖然身在紐約時報,但卻早已放棄閱讀紙本報紙。

他不斷嘗試各種最新網路服務與數位產品,

並且為紐約時報設計最新的閱讀介面,

希望藉此弄清楚未來到底會如何、

未來人們會如何說故事、傳播故事、消費故事。

經驗很重要


在我遊歷色情產業的旅程中,一項顯而易見的事實是:

規模較小、剛起步的公司正勇於創新,挑戰這個媒體的界限。

他們傾聽顧客的心聲,創造出顧客願意付錢購買的內容,


並將它傳送到顧客想要在那裡觀賞的設備上。

有些色情公司意識到,今日的顧客也是即食性動物──


無論以哪種形式出現,我們全都是即食性動物,尤其是下個世代的人。

我們不斷切割內容,挑揀出最好的片段,再將它傳遞下去。

從前,我母親曾做過類似的事,但規模要小得多。

她會拿起一把剪刀,從地方報紙上剪下有趣的文章,

或是從雜誌上剪下她想要嘗試的食譜。

當今世代抱持同樣的心態生存著:

只是剪刀已經被滑鼠和網際網路連結所取代。

相對於我母親曾經從報紙剪下完整的文章,

今日的對應作法是將文字、圖像、段落與錄影片段切片、切丁。

閱聽眾不見得需要付錢給別人來為自己做這項工作。

但我還發現另一種會讓下一代消費者為網路付費的事物:

較佳的經驗──通常來自比較精彩的故事講述。

有時候,故事講述需要透過人際關係的形式──這並不是指性關係,


而是指販售者與消費者建立聯繫、創造新社群的方式。

早在Twitter、Facebook和Friendster等社交網站存在前,

大約超過十年的時間,

某些成人產業的玩家致力於發展他們自己的社交媒體版本。

他們並非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其作為也沒有被貼上任何標籤。

他們只是意識到與閱聽人建立關聯和發展社群的重要性而已。

一九九0年代晚期,當分眾色情網站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地在網路上出現時,


有些成人影片的男、女演員開始上自家網站的留言板,

在網路上與付錢觀賞其內容的顧客閒聊。

有時候,他們會描述某個自己即將拍攝的場景,甚或分享他們當天晚上打算做的事。

他們試著與顧客進行一對一的討論,

並且


在這過程中建立起聯繫──那是目前許多人透過Twitter與Facebook


等社交媒體網站試圖建立的東西。

在那些草創時期,他們便明白交談的重要。

結果證明,這種作法發揮了一點扭轉形勢的效果。

正如我稍後將討論的,人們剽竊內容的原因有許多。

然而,網路的一個主要問題是缺乏人性化。

人們遺忘了下述事實:

在他們所攝取的數位資訊的另一邊,存在著另一個人。

那些複製色情數位光碟、並將它們上傳到tube sites的人,

並沒有考慮到某個人可能靠那個內容維生。

但是,

百分之九十九上傳影片的人,絕不會走進某家限制級錄影帶店,


偷取真正的數位光碟。


藉由進入這些討論區、與能夠接觸到自己表演內容的人們分享個人故事,

色情明星在其數位圖像上添加了人性與社群的成分──這在網路上

是非常困難的任務,

但主流出版商正透過社交網絡慢慢引進這種作法。

訪客一旦在色情網站上與工作者交談,

許多人便不再能心安理得地偷取並分享這些努力謀生者的作品。

他們看待後者的角度完全不同了。

個人的故事增添了一個向度,但螢幕或紙頁上的精采故事講述總是會脫穎而出。

是的,

成人產業確實將面對來自某些人的競爭──


他們在臥室裡的網路攝影機前表演,


或使用連結到網路的行動電話。

主流媒體也將承受同樣的命運。

有什麼能阻止某人只因為覺得有趣而在部落格寫一篇關於重大新聞事件的文章?

有什麼能阻止某人評論一家他所喜愛的餐廳?沒有!

正如發生在色情產業的情況一般,下一代的內容與媒體將以同樣的方式存在:

專業與業餘並肩而坐。

雖然較優質的內容與較精彩的故事總會贏過業餘作品,

但它們顯然將在未來比鄰共存──就像目前網路上的色情內容一樣。

但是,色情產業告訴我們,人們願意為優質的故事講述付錢。

歐利.約恩(Ollie Joone)比成人產業中的大多數同行更了解這點。

約恩在一九九三年──早在網際網路成為家用品之前──進入色情世界,

開始製作成人雷射光碟。

他與友人共同創立的公司叫「數位遊樂場」(Digital Playground)

聲稱占有百分之四十的成人影片市場,為旅館、

有線電視和按次付費的電視提供色情電影。

約恩說,成人電影並不只是在販賣性愛,它們也注重故事講述和整體經驗。

該公司依舊雇用大牌色情明星,

並將賣座的電影改編成狡黠性感的模仿影片──像是《海盜》(Pirates),


一部惡搞《神鬼奇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的影片──藉以打造部分江山。

《海盜》耗資數百萬美元,

在船上拍攝,贏得限制級(R)評等,並在影帶銷售上賺進數百萬美元。

《海盜2》(Pirates II)目前正在籌劃中。

「數位遊樂場」的品牌標語是「值得付錢購買的色情」。

我問約恩如何區分他的作品與某個裸體人物的快速剪輯。他這樣解釋:

「想像你正在觀賞一部電影,其中有一幕緊張刺激的汽車追逐場景。

如果那是十分精采的追逐,有警車和警笛,那麼影片的品質就不太重要。

單單內容本身就夠戲劇化了。

現在,想像你知道這場追逐的背景故事,

那是生死攸關的狀況,某個人中了槍──

也許他們剛剛搶了銀行──或者其中一輛警車也遭竊。

這將使觀賞影片的經驗更扣人心弦。

這個故事再加上更高層次的品質與互動,你就有了人們願意付錢購買的經驗。


就色情而言,觀眾的心態也是如此。」他說。

我訪問約恩那天,他正著手為一個虛構的性愛派對拍攝一幕場景,

運用一種讓動作看起來像三度空間影像的新科技。

他所使用的設備容許十二台攝影機從不同角度同時錄影,這樣一來,

他便能製作出一部影片:

能讓觀賞者在房間裡望向任何方向,從多重角度觀看場景,

感覺自己幾乎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就像打一場很棒的電玩遊戲的經驗。

結束訪談時,

我問約恩他的產業前景如何。

他說,目前可用的科技尚不足以做他想做的事。


但他相信,下一代的色情與故事講述將是超個人化的,


幾乎將你直接放在場景中。

那將讓你能夠控制你所看到的內容──就像站在全像體驗艙

(holodeck,一個運用全像影片來模擬真實情況的房間)裡一樣。

這個產業必須等多久這種科技才會存在,好讓他能開始創造這樣的內容?

「噢,我們不會等,」


他很快地回答:「我們會研發出這種科技。」

看起來,色情產業終究仍是領路先鋒。

(本文轉載自尼克.比爾頓新書《一位數位移民的告白》,由行人出版)

 

廣告

About 左永安顧問

2017年第一季 報價 講師鐘點費32000元 顧問鐘點費 34000元 中華民國CMC認證組織 專家顧問團 專家學院
本篇發表於 BRAND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